(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夏明:奥斯卡、红地毯、荆棘路

影片上映了,送去竞争奥斯卡奖了,进入了半决赛,拿到了提名,据说阿尔伯特也力争让我们团队的五人都去柯达剧院参加颁奖仪式。尽管我们都知道因为讲出四川地震真相,黄琦和谭作人被判了刑,艾未未挨了打导致颅内出血,艾晓明被禁止出境(即便只是到香港)。米子说她可以出来,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她自己出费用,还会带上朋友一起来。在我们等候奥斯卡奖仪式的时候,二月底米子在国内接受一个采访,把《劫后》的制作组拖入了一场邀功请赏的风波中。

俗话说,“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完全是由于一个巧合的机缘,我参与进了电影《劫后天府泪纵横》的拍摄和制作。作为一个来自中国而在美国大学教书的政治学教授,来美二十年,我进电影院的次数总共不过十次,对好莱坞的梦幻世界并无憧憬。但一次走穴,却走进了好莱坞,踏上了红地毯,与我合作的团队一起去争取世界电影的最高荣誉—奥斯卡金像奖。

在去洛杉矶之前,我就已经对我们团队的成员讲:如果我们的电影获奖,政治因素起了作用;如果没有获奖,政治因素也起了作用。三月七号下午,导演、摄影兼制片人阿尔伯特和奥尼尔,制片人邝治中、米子和我早早地就进入柯达剧院;晚上,我们入座,等待奖项揭晓。我们的电影在《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电视评论》和《好莱坞记者》等媒体上受到了评论家的普遍赞扬。电视评论人兰迪‧道恩(Randee Dawn)在《好莱坞记者》上写道:“《劫后》一片的画面吸人眼球;有时让人惨不忍睹。但这是重要的值得观看的片子。”汤姆‧沙里斯(Tom Shales)在《华盛顿邮报》上评论道:“有艺术性却不艺术夸张,宛如与一个朋友直接和自然的交谈,《劫后》是有独特视角的力作。它典型地反映了希拉‧ 内文斯领导下的HBO纪录片部已形成的期望值,甚至比绝大多数的作品更动人。”一个叫“七天二十四小时奥斯卡观察”的网站看好我们的作品,一位影迷用一个英文字来评价:“心碎!”。甚至在民间网上的投票中,一个几乎年年猜中赢家的网站预言我们的影片会得奖。老实说,尽管我已有接受落选的心理准备,但还是期望、甚至自信我们的电影能力挫群雄,摘取桂冠。但现实却未必尽如人意:我们的电影与奥斯卡金像失之交臂,金像奖得主是《普鲁登斯的音乐》。

为什么我们的影片未能获奖?我的亲生经历和观察分析告诉我,政治、商业和艺术三个因素交相互动,一起作用,决定了我们片子的命运。下面我就谈谈我的思考和感受,以及我由此得出的一个结论:政客(尤其是中国党棍)通常会把艺术看得很复杂,老是怀疑艺术作品后面还有什么黑手或者阴谋;艺术家(尤其是美国艺术家)通常会把政治想得很简单,老是以为自己的艺术品可以掀起一场运动或者改变历史方向。其实,艺术很简单;艺术通常做的是减法。与此相比,政治(尤其是中国的厚黑政治)很复杂;理解政治就必须做加法和乘法。至于商业,又那么直白,目标就是要利益和利润最大化。

货比货才识货

货比三家才识货。《劫后天府泪纵横》电影是否优异,必须与其他四部奥斯卡提名片比较而言。在去洛杉矶之前,我与我们电影的一位剪辑谈起我们获奖的可能。他悄悄地告诉我,他认为最有可能获胜的影片是《最后一辆车:一个通用汽车厂的倒闭》。在奥斯卡颁奖前一天,国际记录片协会在洛杉矶的作家协会礼堂放映全部提名片,邀请导演和制片人与观众见面讨论,并回答提问。通常艺术家都比较自我中心,我们团队的其他成员除了自己片子的放映时段到场,对其他片子没有太大兴趣。我本来就没有多少机会欣赏电影,我是不放过大饱眼福的机会。一大早从头到我们制作的片子放映,我欣赏了《普鲁登斯的音乐》和《最后一辆车》两部片子,他们也是我们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罗杰‧罗斯‧威廉姆斯导演的《普鲁登斯的音乐》是最先放的。在威廉姆斯获奖后,我有幸与他和他的妈妈攀谈起来。他是在费城长大的非裔美国人,家境并不优裕。因为我在费城完成的博士学位,女儿也诞生在该城,对费城和那里的居民(绝大多数是黑人)还算了解。他妈妈因为儿子获奖,第一次坐飞机参加奥斯卡奖典礼。说起年近五十的儿子得奖,这位妈妈非常兴奋,并告诉我儿子的成功秘诀:“勤奋努力。”也许因为有这样的文化社会背景,威廉姆斯把镜头对准了津巴布韦的赤贫阶级。他讲的是一位叫普鲁登斯的残疾女孩和音乐的故事。普鲁登斯天生残疾,生下来不久,他爸爸就将她和妈妈一起遗弃。还在孩提时代,她妈妈也承受不了生活的重负,离家出走,将她遗弃给祖母。贫穷的祖母无法给她提供丰裕的食品和美丽的衣裳,但给了她两样宝贵的财富:音乐歌唱和上帝信仰。她和一群社区的残疾人组成了一个乐队,名叫“拉雅拉”,当地语是来自天上的“雨水”之意。他们说:“我们一无所有,但我们有音乐。”正是音乐和上帝激励起他们的乐观,支撑着他们的希望。

威廉姆斯的创意是要用普鲁登斯的音乐和歌声来讲述她的故事。尽管,在一个世界上最穷的国家、最穷的人群中生活的残疾女孩,被当地人看作是魔鬼和巫术作恶的结果,这样的故事让人郁闷绝望,但整部影片却做得非常凄美。美的力量来自于普鲁登斯的歌声、她的乐队和他们对上帝的虔诚期盼。同时,贫穷而因此未受污染的非洲大地植被丰富绚丽,天空透明度好,云彩变化多端,所拍摄的镜头和画面给观众视觉也带来了极大地满足。最为重要的是,普鲁登斯和她的伙伴幽默乐观,让观众产生同情,却又不觉得他们可怜。普鲁登斯自豪地夸耀她的满口洁白而整齐的牙齿,让人生爱。又让人捧腹大笑的还有他们讲诉的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生活在地狱的人想打长途电话,他问电话公司,打到美国需要多少钱?回答:每分钟两元。他又问,打南非呢?回答:两毛。他又问:打到津巴布韦呢?回答:五分。他问:为什么打津巴布韦这么便宜啊?回答:因为这是本地电话。

这部电影让我激动同时又愤怒、开心同时又伤心、同情同时又乐观。我对威廉姆斯和他的团队充满敬意和尊重,但我内心仍然认为我们的电影更好。我的看法基于两点理由:首先,我们抓到了一个大国大灾难大背景下的一次突发事件,不仅震撼人心,而且随后发生的海地、智利大地震也提醒人们,我们解释的主题具有全球价值。其次,因为是突发事件,而且中国政府处处为难、恐吓和骚扰,我们拍的镜头和画面就弥显珍贵。威廉姆斯采访的是个人,他和他的团队可以呆上三五个月甚至半年完成外景,所以可以有更多的镜头供剪辑选择,画面可以更美。因为我们是现场采音,威廉姆斯可以用室内录音,所以威廉姆斯的音响优势可以理解。

制作团队与观众讨论完《普鲁登斯的音乐》后,接着放映了《最后一辆车》。它讲的是通用汽车公司于2008年关闭其在美国俄亥俄州一条轻型卡车生产线的故事。两千多职工被解雇,整个社区陷入萧条,对于生活在中西部且只有高中教育的蓝领工人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在美国陷入大萧条以来最大的经济危机的背景下,该片在美国民众中产生了极大的共鸣。难怪我们自己的剪辑会看好该片。尽管我与该片导演、制片人和群众演员都有长时间讨论和交流,我并不看好该片。我教学研究的专长是国际政治经济学,经济学家倡导的基本原则是自由竞争贸易和个人创新能力。该片却是提倡“买美国货”,政府在公平的名义下干预分配,贸易保护主义;尤其危险的是,该片有强烈的反智主义和排外主义倾向。我想,好莱坞是美国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精英主义和全球主义的大本营,《最后一辆车》会是共和党前副总统候选人佩林和“茶叶党”的首选,但很难成为好莱坞的亲睐。总之,看完两部最强的对手的作品后,我对我们电影的获胜信心反而加强了。

中国政府全权控制

在去参加奥斯卡颁奖仪式前,华文媒体《世界日报》采访我,问我:这一经历会对我有何影响,我有何期盼。我这样说到:“因为这次的经验让我的人生出现很多变化,我的思想、工作中心都要调整。你可以选择趋炎附势,或是用自己的力量反映自己的理念,为弱小的人民发声。”我对奥斯卡奖典礼采取低调面对,因为 “这是电影界的大事,我不是主角,只要好好享受,留下很好的回忆就好。”我的一位好友看了报导后,打电话给我,非常抬举我地批评道:你是大教授,不是粉丝,应该更好利用这个机会。

其实,我在参与《劫后》一片的制作过程中,力求奉行如下法则:“坤道其顺乎!承天而时行。”首先,我尽管喜欢“触电”,但我不是电影人;我的角色是帮助两位职业电影人成全他们的事业。其次,邀请我加盟的邝治中教授尽管是我在纽约城市大学的同事,但他也是我导师的同学,是我的长辈,理当虚席以待。再次,如果我的人生选择了“为弱小的人民发声”,我是清楚我要付出的代价的。我踏上的不是红地毯,而是荆棘路。诚如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所言:“真理不是一条使人成名的途径,而人民既不会给他们公使或教授的职位,也不会给他们年金。”最后,与前面一点也相关,整个拍片和制作过程充满艰辛和不测,我常常提醒自己,“谋事在人,成事靠天。”尤其当你与中国政府相左时,就必须明白,中国政府尽管成事不足,但败事绝对有余。比如说,中国政府没法让我拿到美国博士学位,但绝对可以阻止我到美留学;中国政府没法捧我拿到奥斯卡金像奖,但中国政府“不缺钱”,运作起“大外宣”来是长袖善舞,足以让我的奥斯卡梦成为一枕黄粱。如此想来,我必须要有平常心,以出世的精神干入世的事情。

每次回国,同学朋友都会提醒我,我的电话是绝对被监听的,我的行踪是绝对被跟踪的。想想在美国做政治学教授的大陆背景华人与中国的国安、公安系统相比真是九牛一毛,不被关注倒也很难。只是本人从来就有阿凡提的小毛驴的脾气:你叫它朝东,它偏朝西。对于一切的暴政专制,我就是喜欢用一切的方式去藐视它、抵制它以便最终摧毁它。我们一行四人从美国赶到四川震区,下榻五星级宾馆,岂能逃脱全权体制下的显微镜加望远镜式的监控。从灾区开始拍片,就遇到武警、军人、警察和特警的警戒线、阻拦、监视录像和照相等等。回到美国后,当我把五十多个小时的不同镜头放在一起后,我也发现几张面孔老是出现,原来都是便衣警,后来知道许多是德阳市公安局外事处的外事警。我也注意到,由于当地警力不足,从外地也调来了特警增援。我们在甚邡红白镇中学前拍摄时,两个云南特警把我们和学生家长拍了下来。可以负责任地说,中国国安和公安拍摄我们的片子绝对超过我们拍摄的时间,他们有足够的片头做一部以我们摄制组为主角的大片。

我们摄制组与警察有四次近距离的接触。第一次,我们跟随游行队伍到了德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办公楼,市公安、市外办和宣传部的官员联合把关,把学生父母和记者隔离开来。父母被隔离进了一个会议礼堂;党政官员开始动粗,真的是穷凶极恶,把记者推搡出去。一位新华网的女记者尽管脖子上挂着灾区采访证,还是被拧着手臂推了出去。当地的宣传部官员甚至怀疑她的采访证是否真实。对我们外来媒体,公安也很凶狠。当然,总是有一部份人在扮黑脸,有几个人在扮红脸打圆场;但目的都一样,不让媒体介入。我们很快就被推了出来。只是突然发生了一场震级很高的余震,大楼的瓷砖哗哗地纷纷坠落,政府官员和父母转移到了大操场。混乱中我们才抢到了德阳市长张金明与群众对话的镜头。

第二次,富新小学父母游行后的第三天,我们又碰到了汉旺中心小学的父母堵路。上次游行就曾遭遇过的德阳副市长兼公安局长陈国权见到我们,脸上露出讨厌烦躁的表情,马上命令外事警来驱赶我们这群牛氓。外事警黄和毅、肖燕和另一位不报姓名的警官要我们交出护照供他们查验。他们随后勒令我们马上离开德阳地界;只要下次再看见我们,无论我们是旅游还是拍片,就一定逮捕我们。所以我们只好返回大本营成都。坐在快速行驶的越野车里,一条中英文的横幅映入我的眼帘、随后又渐渐变小消失:“汉旺人民欢迎您!”

第三次是六一国际儿童节那天,因为富新小学学生家长要在学校灵堂前为死去的孩子过一个“天堂里的六一”,我们非常想最后拍些镜头,采访一些家长,好让我们的故事有个结尾。我们一大早就开了两辆越野车去到富新镇。我们还在镇外没有下车,就发现一部又一部的警车停留在街口巷里,便衣警察纷纷出来,一边走路还在一边脱衣,把印有警察标记的T椊衫反过来穿。阿尔伯特(摄影/导演/制片人)起初坚持要出去,与警察正面相遇。我坚决反对,主张放弃拍摄计划,离开现场。我知道我们出去的结果只会带来更大的麻烦而不会有任何收获。所以摄制组两组人撤离,绕道到了德阳地界外看了些外景,而后回到成都。

第四次是六一我们返回成都后,来自上海的电影人米子和几个当地朋友还在富新小学。他们也受到了公安的跟踪和盯梢。我们在成都的团队要他们也以安全为上,撤出现场。他们回来的路上,遭到公安沿路追捕。由于德阳警察在成都人生地不熟,米子一行得以脱身。我们在宾馆团聚了,以为事情到此结束。我们决定去超市买点四川土特产,明日就离开成都返美。当我们一行五人(阿尔伯特、奥尼尔、邝治中、米子和我)结束购物回到停车场时,发现我们雇的司机已被控制,我们被十来部警车、几十名警察包围。我们马上给成都美国总领馆、美国的朋友和同事、国内的家人和朋友打电话。尽管我们有四人持美国护照,美领馆离我们只有十分钟的车距,但没有任何使馆的人到场提供帮助。四川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处协助德阳市公安局把我们扣留,在僵持了一段时间后,我们被带往省公安厅做笔录。我们一一过堂,期间给了碗方便面,提问回答、签字画押,折腾了八个多小时,到凌晨一点多后才放人。我们团队的四人当天飞离成都。省厅的一位警官告诉我,我们也可以马上把你扔出四川;但既然你母亲在成都,给你两天和你妈妈呆一起,什么事情也不许做了。两天后我离开了成都,从此再无心境和兴趣踏上中国土地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我的人生出现很多变化,我的思想、工作中心都要调整。”

中国政府“大外宣”攻势

回到纽约后,六月中旬我就投入全部时间翻译带回的片头。这里有必要先说一下我们团队的分工和合作。最早的计划是由阿尔伯特、奥尼尔和邝治中设计的。阿尔伯特和邝治中共同创建了“下城社区电视中心”(DCTV),有着三十多年的合作历史,一起录制过不少电视片。我最早看到邝治中的电视片是他参与的比尔‧莫耶尔的名片《变成美国人:美籍华人经历》,该片由美籍华人著名电影人杨紫烨剪辑。尔后,邝治中又参与制作了有关中国偷渡和贫富差距等多部影片。“汶川 5.12”大地震后,为了表达我的悲伤,我把一年前在川西震区旅游的几十张照片放在了我的网页上。邝教授跟我交谈和看了我的照片后,把我推荐给阿尔伯特,我们见面后,阿尔伯特邀请我加盟。这样地震十天后我们就到了灾区。

在四川我认识了加入我们团队的上海电影人米子。她也是邝教授介绍进来的。当时我不知道她和邝教授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只隐约听说她与某某某认识,希望能与我们团队一起到四川,一方面可以从阿尔伯特、奥尼尔这样的资深电影人那里学点东西,同时她也可以拍点镜头给自己用。在现场,我是主要跟着阿尔伯特的摄像机,做他的采访人、翻译和文化向导。邝教授为奥尼尔担当相同的角色。米子主要跟我一组。她除了为自己拍点镜头外,主要负责现场的后勤安排。据我所知,米子拍的东西并没有用在后来的《劫后》一片中。她在该片的最主要贡献是,在我们意识到公安威胁的严重后果后,她把片子带到广州,再从哪里出关安全送到美国。

回到美国后,邝教授忙着准备到上海复旦大学去访问,在秋季学期做了半年的访问学者。后期制作主要由我和阿尔伯特、奥尼尔和两位剪辑合作完成;期间,HBO记录片部的执行总裁和监制也提供了意见。剪辑编辑亚当‧巴尔顿(Adam Barton)在自己的博客这样写道:

在 2008年的五、六月,我正为乔恩(阿尔伯特)和马修(奥尼尔)编辑一部给体育频道的有关篮球的故事。就在要返美之前,乔恩和马修被三十多个警察包围和拘捕。好在他们有先见之明,几天前已将片头送出。他们回来后,没法找到懂四川方言的编辑,所以他们要我和纽约城市大学中国政治教授夏明博士(他是四川人)一起工作。我们花了六个多月的时间把这部电影剪辑在一起。编辑这部电影是一段非常痛苦的经历。但我很高兴我们最终完成了,并可与世界分享。我希望它给中国人民也带来一点改变。

我们一起工作时,每周至少四天,每天至少七小时。且不说耳机勒得我耳朵痛,因为是现场采音,我还得区分交错的对话和插话,翻译最重要的内容。当许多画面来回几遍后,我经常是热泪盈眶,有心碎的感觉。后期制作的成员连续工作半年多,先是制成一到两小时的电视片,后来改做电影短片,开了多次会,试了不同的叙述方式,邀请HBO的执行编辑和监制来看了多次,终于把电影固定了下来。我翻译完片头后,还与编辑一起制作字幕、选定音乐、题写中文片头、编制电影说明卡、到音响师哪里去调音响,等等。音乐是从我的收藏里找的,选的是“阳关三叠”、“广陵散”、“潇湘水云”古琴曲和“苏武思乡”古筝曲。拿到版权许可还费了我一番周折。中文片名是我从杜甫的“羌村三首”得到的灵感。片名的中文书法是我向我尊敬的四川同乡、复旦学兄陈奎德博士讨的墨宝。

在我制片的过程中,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的新闻处处长在电话中问起我《劫后》的制作情况。他是我复旦国际政治系的系友,所以很坦率地问我了这么个问题:你到底是为名还是为利?如果是为名,我告诉你不值,我们会尽一切努力阻止这部电影成功;恐怕你得不偿失。如果为利,那我们会给你更多。我告诉我的朋友:我既不为名,也不为利。我们都在做我们各自该做的事。你是政府体制内的人,你做了你该做的,我并不责怪你。我做了一个美国教授该做的事。我的朋友最后说:我会向外交部汇报,我们会申请专项经费,向HBO总部施加压力,阻止这部片子。后来我们的影片送抱奥斯卡奖评选,纽约总领馆一位文化参赞来电,说起她看了我们的电影,觉得很真实,自己也哭了。她想问,该片如果得了奥斯卡奖会产生什么后果。我安慰她,无非就是一部电影,不值得紧张。以平常心对待就好了。

2009年二月份电影制作完毕,此时邝教授也回来了。在讨论署名问题是,阿尔伯特和邝教授赞成把米子的名字署上去。我的意见是:这部影片出来后会有强烈的社会和政治效应。米子身在中国,如果她的名字上去,必定会成为中国政府集中放电的避雷针。再说,她在创作《劫后》一片的作用实在是非常边缘化。后来,邝教授征询了她本人的意见,她说没问题,她要求把名字放上去。所以,该片的制片人就有了五位。我也不是电影行内人,所以不知道制片人到底做什么。我专门查了英文字典,解释是:文艺艺术作品的出资人和监制人。想来有点可笑,我没有出一分钱,也未监督任何一个人,倒是做了采访、翻译、编辑、字幕、研究、政治和文化谘询、协助选音乐和谈版权、协助条音响效果等具体工作。不过为了给阿尔伯特处理各种关系方便和有利于他突出他和奥尼尔的作用,我也未提出任何异议。如果这种处理对其他所有人都是好的,我又何必添乱呢。

后来影片上映了,送去竞争奥斯卡奖了,进入了半决赛,拿到了提名,据说阿尔伯特也力争让我们团队的五人都去柯达剧院参加颁奖仪式。尽管我们都知道因为讲出四川地震真相,黄琦和谭作人被判了刑,艾未未挨了打导致颅内出血,艾晓明被禁止出境(即便只是到香港)。米子说她可以出来,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她自己出费用,还会带上朋友一起来。在我们等候奥斯卡奖仪式的时候,二月底米子在国内接受一个采访,把《劫后》的制作组拖入了一场邀功请赏的风波中。

二月二号国内的《天天新报》发了下面的报导文字:

表现汶川抗震救灾的记录片《劫后天府泪纵横》却一路过关斩将,杀入最后的提名名单,角逐第82届奥斯卡最佳记录短片奖。《劫后天府泪纵横》也是制片人米子继《颖州的孩子》荣获第79届奥斯卡最佳记录短片奖之后,第二部进军奥斯卡的作品。

2008 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震惊了全国人民的心,米子同样感同身受。于是,她以电影人极大的社会责任感,奔赴地震第一现场,用自己的方式帮助灾民。期间她也了解了地震中许多真实的故事。在此基础上,她与美国HBO合作拍摄了记录片《劫后天府泪纵横》。米子表示,她考虑用5年的时间拍摄系列记录片《汶川记忆》,而《劫后天府泪纵横》只是这个系列的第一部。

《劫后天府泪纵横》是米子制作的第二部入围奥斯卡奖的记录片,2007年米子制作的《颖州的孩子》就曾经在第79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斩获最佳记录片奖。提起《颖州的孩子》的辉煌,米子透露,当初拍摄制作《颖州的孩子》的初衷其实只是为了医疗机构拍摄的教学资料,完全出于公益的目的。影片拍摄完成之后,米子将素材讲给杨紫烨进行后期剪辑制作。这部影片在多伦多的世界爱滋病大会上放映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并且进而入围奥斯卡最佳记录短片奖。

但让米子感到意外的是,当《颖州的孩子》最终获得奥斯卡最佳记录短片奖的时候,上台领奖的竟然是担任后期制作的杨紫烨。米子苦笑道:“杨紫烨只到阜阳市颖州地区去参观了几次,全程的导演和拍摄都是我和曲戈完成的。”米子随后补充道:“杨紫烨在纽约被称为是‘剪辑皇后’,考虑到她在海外的名气,我们才将其当作对外宣传的招牌。当时我更看重的是奥斯卡奖给《颖州的孩子》带来的更大的推广效应,我希望奥斯卡奖能够让更多人关注这些孩子,所以没有说出这些秘密来。”对于《劫后天府泪纵横》的获奖前景,米子笑道:“一定拿奖,因为这部记录片很真实,而且导演也非常出色,我相信每个看过的人都会感动。但是拿奖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通过这些片子让更多的人来关注弱势群体。”

《天天新报》的报导把我们的片子说成“表现汶川抗震救灾的记录片”,被国内媒体广泛转载,例如新浪网等。二月二十四日的《星岛日报》(一家大陆控制的美国华侨媒体)又发布一条独家采访,有下面的文字:

全球期待的第82届奥斯卡奖将在3月7揭盅,唯一入围奥斯卡提名的华语记录片《劫后天府泪纵横》成为话语世界关注的焦点,不少业内人士看好该片夺奖前景。该片女制作人米子在即将启程前往洛杉矶参加奥斯卡典礼前,在其上海的工作室接受本报独家专访,表达她在汶川地震后,深入灾区,捕捉感人场景制作这部记录片的心路历程。

她表示对即将到来的奥斯卡颁奖礼非常期待,对其制作的《劫后天府泪纵横》最终夺取纪录片奖非常有信心。讲到拍摄这部片子的心路历程,米子说,当时汶川地震后许多人都进入灾区进行拍摄。而她对当时灾民的困境感同身受。但是,什么样的选题才能够真正体现当时的情况?什么样的角度才能够更深刻地突出灾区人民的痛与伤?她一直在观察、记录,也一直在思考。她的制作组很快将镜头对准了学生与孩子们。她说,在当时的灾民中,最无助、最脆弱的是那些失去生命、伙伴、父母、没有人保护的孩子们。围绕这些孩子,可以看见人性最脆弱与伟大的一面。整个记录片没有一句旁白,全部用真实的场景来表达。

第二度结缘奥斯卡奖:此次《劫后天府泪纵横》入围奥斯卡,并不是米子的“第一次”。其实早在第79届奥斯卡中,她所制作、导演的记录片《颖州的孩子》就已经拿到了最佳纪录短片奖。可是遗憾的是,当时登上领奖台的竟然是担任后期制作的杨紫烨。而她甚至都没有能够进入会场。当时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杨紫烨名气大,考虑到初出茅庐的米子没有影响力,而临时将杨紫烨推到聚光灯下。对此,米子并不在意。《劫后天府泪纵横》入围奥斯卡再次显示了她的制作实力。

这两篇报导对《劫后》电影的伤害不在于米子说她的功劳有多大,尽管她有许多掠人之美的做法。问题是,她的采访很快遭到了著名电影人杨紫烨的反击。 2007年凭《颖州的孩子》拿下最佳记录短片奖的监制汤列伦和导演杨紫烨在二月28日发表文告声明,指责“以《劫后天府泪纵横》提名今年最佳记录短片的米子,并不是《颖》片的创作者、导演”,他们对此侵权行为表示愤怒,并委托律师在法律上交涉。我们都知道,任何一个专业圈都不会太大。由于毫不相干的原因,我们的片子得罪了更多人,而且也反映到了HBO那里。又有知名的人不希望看到《劫后》得奖了。又一个问题是:如果《颖》片有美方贪天之功为己有的做法,广大的中国人民,尤其是愤青一代必然会问:那米子“制作的《劫后天府泪纵横》”并未成为“被提名人”(Nominee),是否又遭遇到了美方“洋人”的欺负了呢?

米子到了洛杉矶后,并未与我们住在好莱坞,而是选择住在华人集中的蒙特利公园(Mon Terey Park)。三月六号她以制片人的身份独自举行了一个华人媒体的新闻记者发布会,中国新闻社发布了她的照片。后来在奥斯卡奖仪式上,她又接受采访,第二天大陆控制的《侨报》发表了“制片人:不应将《劫后天府泪纵横》政治化”为题的新闻报导:

作为《颖州的孩子》的制片人曾获得奥斯卡“最佳记录短片奖”的米子,2010年又以制片人的身份拍摄了《劫后天府泪纵横》的记录短片,并被提名入围今晚举行的第82届奥斯卡“最佳记录短片”奖。然而对她来说,这项殊荣却让她感到喜忧参半。

米子今天在红地毯上表示,让她忧的是,这部反映四川地震灾情的电影,被她的西方合作伙伴政治化,以至于被舆论和媒体界炒作到让她“下不了台的地步”。对于一部由58个小时浓缩成39分钟的记录片,虽然后期制作是西方合伙人在美国完成的,但米子认为剪辑后的片子还算是客观真实的。让她没想到的是,同样的片子被她的美国合伙人阿尔波特和奥尼尔戴上了政治标签,和她开始的拍摄初衷有些背道而驰。

米子指出,影片中反映的豆腐渣工程在地震中给四川的学生所带来的巨大灾难,这一点中国政府也很清楚,并一直在追究有关部门的责任。但德阳市死难者家属排着长队浩浩荡荡地到省城告状,途中被许多特警拦截的画面,以及摄制组被安全局带走调查的事件,被她的合伙人扭曲了,并将之放大成政治事件。

米子强调,生命诚可贵,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失去生命更严重了,这也是我们这部片子所反映的主题所在,即尊重生命。在这种情况下,死难者的家属做出任何举动都是正常的,都可以理解,包括灾民的呼声,也包括警民冲突的画面。但问题是她的合作伙伴故意放大了警民冲突,却淡化了德阳市两位市长与灾民对话,主动承诺要妥善解决问题,给灾民一个满意回答的画面。

米子表示,拍摄初衷是希望存在问题得到高层的重视,并拿出解决办法。“如果这部片子让我做后期制作,我会更侧重人性化的一面,而不会把政府和政治作为影片的主题。”

米子公开指责美方违背了她的初衷,将《劫后》政治化了。问题是,整个片子的最早立项、后期创作、立意解读过程和她根本无关,所以没有任何人违背“她开始的拍摄初衷。”下面我还会谈到《劫后》的“政治化”问题,这里只想说,没人让她“下不了台”。美国有句俗语:“如果怕厨房热,就不要进来。”如果怕下不了台,又何必硬挤上台。如果连“人怕出名猪怕壮”的道理都不理解,最好不要争出名。报导还说:“米子指出,影片中反映的豆腐渣工程在地震中给四川的学生所带来的巨大灾难,这一点中国政府也很清楚,并一直在追究有关部门的责任。”

“但问题是她的合作伙伴故意放大了警民冲突,却淡化了德阳市两位市长与灾民对话,主动承诺要妥善解决问题,给灾民一个满意回答的画面。”我不知道这是米子的原意,还是中国政府“大外宣”的又一杰作。总之,《劫后》引起的社会效应关键就在于中国政府根本就“很不清楚”,完全否定了“任何”“豆腐渣工程”的存在,至今没有妥善解决问题,至今没有公布调查报告,根本就没有履行他们在对话中的承诺,根本就没有追究任何人的责任。如此这般,我不知道她如何做出“更侧重人性化的一面”的电影。不过,这个报道达到了一个重要目的,因为它传达了一个信息:美帝国主义捣乱失败再捣乱,亡我之心不死。“大外宣”再次化腐朽为神奇,展示了“崛起大国的软实力”。

美国导演追求的轰动效应

我们合作的团队都是各有独特性格,各有卓越成就的人,强性格的人要合作不容易。我就不曾是一个谦谦君子。记得我在中国从小学到中学十几年评语上总有一个显著缺点:“骄傲自满”。我承认这个评语说对了一半:我从来骄傲、但绝不自满。在文人相轻的氛围下生活和工作的我,进入电影行业后发现,“山外有山、楼外有楼”。

阿尔伯特是一位创造力和自信心都同等强的艺术家。与他合作,我奉行“后得主而有常,含万物而有光”的告诫。在现场拍片的前两天,我们分头到了德阳的汉旺镇和都江堰的向鹅乡,原因是阿尔伯特和奥尼尔做了前期研究,知道这两个地方学校垮塌非常严重。我们去了后,确实看到了惨烈的景象,但无论走到哪里,除了是废墟外,就是军警,连居民都搬迁出去了。我们拍了些静景,并无多少收获,却处处与军警碰撞。在我们回来的晚间总结会上,我建议到偏远一点的地方,那里尽管受灾情况不是最严重,也正因如此,政府和军队还没有到达,老百姓还在自救。如果我们找到人,就会找到冲突和故事,才能够拍到电影。当然,阿尔伯特对我的建议不以为然。第三天,我们一大早又从成都出发了。当我们在行进中,我又重申了我的建议,并对阿尔伯特说:我不懂电影制作,我没有想要作主的念头;我只想帮你做出好电影。当我看到田间一片垮塌的房屋前有一群交谈的农民时,我请求停一下车,让我下去打听一下情况。尽管阿尔伯特仍不以为然,觉得我耽误了时间,但我还是让司机停了车。我跑到农民那里,问他们在讨论什么,附近有没有大事件。他们告诉我,附近有所富新小学夸得惨,娃娃死了一百多,父母搭了灵堂,把花圈铺到了大街上。今天还说要游行。因为我不知道方向,就叫他们随车带我去。这样我们就赶上了家长的游行,拍下了宝贵的镜头。记得当晚吃饭时,阿尔伯特告诉我:你救了我们的摄影之旅。我感觉到,自那以后,阿尔伯特愿意多听我的一些建议了。

在拍摄游行时,我就告诉了阿尔伯特:我有一种直觉,你又会得一项“爱美奖”(Emmy Award,是给电视片的)了。同时我也告诉他,我们拍的东西有非常强烈的政治意义。所以在拍片时,我尽量避免给我们的群众演员造成未来的伤害。阿尔伯特希望我教学生父母说些他想记录的话。我明确告诉他:乔恩,他们不是你的专业演员,你不能导演他们。他也希望我启发学生父母说些概括性的言语,诸如站在坟山上,指着大片的墓地发点宏论;或者把眼前的学校引申到灾区的所有学校的“豆腐渣工程”问题上去。我只好告诉他:他们都是农民,没有抽像总结的能力。他们告诉我们自己的故事,政府不会指控他们撒谎;如果他们发挥下去,政府会以造谣、诽谤、煽动等罪加害他们。我想,因为我可以和灾民讲四川话而不讲“官话”,所以他们把我看作亲人,可以自然而然地向我倾诉。这就保证了我们影片的真实性。

我和邝治中教授都是政治学博士和政治学教授,如果我说我们制作的影片没有政治内涵,那绝对是不真诚的。至少我作为专门研究中国地方治理的学者,我在解读带回来的片头时,我发掘出了一般电影人不会注意的政治符号和价值。这不是我愿不愿意政治化的问题,而是我在帮助记录和解读一项政治事件。之所以游行会成为具有强烈政治意义的事件,是因为中国政府从地震一发生,就刻意地把它当成了打造“党、国、军”三位一体“伟、光、正”形象的机会。当地震已成为了可以庆祝的“胜利的地震”时,任何艺术家的独特视角和解读都会被官方视为挑战主旋律的政治行为。在官方界定的宣传话语语境下,如果我们要摆脱“政治化”,唯一的做法只能是放弃对父爱母爱、公道正义、政府责任的关注,而去拥抱 “崛起”的主旋律。如果生活在中国大地上的黄琦、谭作人、艾未未和艾晓明都能舍利忘己,而我们一不会丢饭碗、二不会坐监狱,却去谄媚帮闲,那真是人类良知的泯灭和道德的堕落。我不否认,在中国做任何一部记录片都是政治。而政治有不同的玩法:有的人玩专制集权的法西斯政治;我要玩的是人民可以发声、政府必须负责的民主政治。我在制片过程中发表的文章,诸如“专制者的困境”、“川震的政治余震”,和接受的采访报导都是围绕民主政治展开的。

正如美国人喜欢说的,没有好名声和坏名声之分,出名就好。我的两位美国导演力图让他们的作品引人关注,确实有一些戏剧化而非政治化的言行。这恐怕是美国新闻电视和电影的生存之道。比如在二月二日接受“当下民主”(Democracy Now!)的采访时,阿尔伯特说:“警察把我们拖到了警察局。他们说到:把你们的录相交出来!我们说:我们很愿意给你们录像带,可惜我们没有。”另外一篇 “法国广播电台”的报导写道:“阿尔伯特说,在拍摄这部电影时,他们曾遭到35名便衣公安的包围和拘禁,又被盘问了8个小时。奥尼尔说,便衣公安一度更用枪指着他们的头部,态度野蛮。”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没有听到过要我们交录像带的事;中国公安根本就没有试图要我们的录像带。我也从来没有看到任何公安人员用枪顶住我或我的同伴。说句公平话,中国警察对我的态度基本上要好于纽约警察对我的态度。

二00九年九月阿尔伯特和奥尼尔又把《劫后》送到北京独立电影节参赛,他们申请签证又被拒绝。为此,《纽约时报》和西方各大媒体和海外华文媒体都作了报导。其实,我和邝教授都没有打算去,更没有申请签证。为此纽约总领馆的参赞专门打电话询问我,说:我们并没有说不让你入境,你申请签证了吗?我知道,当时正值中国60年国庆前夕,政府对独立电影节本身就没有兴趣,更不会让美国艺术家带上一部挑战中国政府宣传的片子去凑热闹。但我想,阿尔伯特关注的是中国政府又给他了一个托去出拳得分。后来,网上传出了 “路透社消息”:《劫后》实际上是“大卫”在和巨人“歌利亚”斗争。其实,我们面对的“歌利亚”并非完全是中国政府,还有一个公司巨头“歌利亚”。

HBO的利益最大化

我们的影片最大的老板是HBO(美国家庭影剧院,最大的电影电视频道)。尽管HBO出资支持《劫后》的制作,但并不想太多得罪中国政府。原因其实很简单:美国的有线电视市场基本完全饱和,已无开拓空间。HBO当然想到中国去拓展市场,开发利润。它不愿看到中国高级宾馆的HBO频道被限制或关掉。所以当纽约总领馆的新闻处处长说要与HBO交涉时,他的威胁不是空话。

二00九年十月,阿尔伯特又把《劫后》送到高雄电影节去参赛。我们知道,高雄是主张“台独”的民进党的大本营;主张“疆独”的热比亚的《爱的十个条件》又在那年放映,搞得大陆焦头烂额。如果《劫后》再去凑热闹,那共产党在十月阅兵上挣的面子就会都丢光的。我猜想中国政府做了不少工作,可能也花了不少银子;总之,HBO不许《劫后》参加高雄电影节。

后来在讨论去参加奥斯卡奖颁奖仪式时,我没有想到阿尔伯特告诉我:他会去争取让我出席。因为我当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活动要参加,我必须决定是否去奥斯卡奖颁奖仪式。后来总算争取到了让我出席,而且在费用问题上还有所啰嗦,尽管后来都解决了。到了好莱坞还发现一个有意思的差别:我和邝教授被安排在万豪宾馆。与此同时,《普鲁登斯的音乐》和《最后一辆车》的剧组带来了庞大的队伍,还带来了群众演员。前者从津巴布韦带来了普鲁登斯,后者从俄亥俄带来了四位汽车厂工人。他们全都被安置在好莱坞的半岛宾馆。半岛和万豪的差异在于:前者每晚的公司协议房价是三百美元以上一个标房;后者是两百美元以内。在HBO举办的晚会上,普鲁登斯还应邀出席了晚会并与钢琴合奏表演了歌曲。第二天去走红地毯,HBO把我们安排最早到场。有一位美国记者采访了我,尔后写道:HBO 的公关人员担心记录片的人员会被大牌明星压碎,所以让他们早点进场。原来阿尔伯特还准备了死难孩子的照片,想拿出来会见媒体,但HBO的最上层和随行的执行制片人坚决不同意这一举动。阿尔伯特感觉到了,如果他轻举妄动,恐怕就会断了未来的财路,所以,大家都规规矩矩走完了红地毯。总之,我的感觉是,HBO 根本就没有推我们的影片。既然五步提名片中有四部都是HBO的作品,只要是HBO的片子赢,至于谁拿奥斯卡奖对HBO来说没有差别。据说投票人只有十三个人,而HBO记录片部总裁也在其中。我想,HBO的倾向和游说很容易让其他投票人承颜侯色。

在红地毯上,我确实看到了大学象牙塔和好莱坞梦幻世界的区别。尽管在两个地方,人们都是为著名利,但在后者,人们会为一秒钟的风头而搔首弄姿。我想着女儿在我临走前的告诫:不要给自己丢丑。当然,作为一个来美的移民,有着美国奥斯卡奖的经历,对我的人生来说也是一种丰富。当然最重要的是,没有多少人真正在乎我本人,人们对我的兴趣无非是我成了灾区父母表达真相、追求公道的器皿。只要灾区父母的诉求能让世人听到,只要薄命孺子的音容笑貌能长留人间,我的使命也就完成了。我在富新小学的灵堂里拍到了一个叫毕月星的女孩照片,她时时让我惋惜一颗好莱坞未来明星的夭折。今天我把她的画像带到了好莱坞,也算是给她和她的父母了个愿。有了这样的感觉,也就不在乎一时输赢了。

我们电影的缺憾

我把美国大众的生活观概括为:赚钱、做爱和搞笑(Make Money, Make Love, Make Fun)。好莱坞应该说是这一态度的经典体现。在奥斯卡宣布记录短片获奖片之前的主持人讲话里,他特别强调了记录片也因该有“娱乐”的功效。正如著名的记录片制作人迈克尔‧莫尔(Michael Moore)在谈到他的《资本主义:爱情故事》(Capitalism:A Love Story)时说道,我们做电影的必须想到,星期五晚上人们到影剧院看电影,是为了放松,回家后还能夫妻欢悦。我们不能让人太伤心绝望。如果你想用电影发动革命或掀起运动,那你就去搞竞选、做政治家。我想《劫后》缺的正是让人放松的元素,过剩的是眼泪和绝望。

那为什么我们做不到多加点轻松的调料,少一点眼泪和绝望呢?因为作为真实客观反映中国现实的记录片,我们没有办法改变客观现实。中国人是没有自由去选择搞竞选、做政治家的,所以,本该是娱乐的载体都背上了重重的政治包袱。中国共产党治理下的人民是没有歌声和音乐的,也基本上是没有上帝和信仰的(所以藏人、维吾尔和回人、地下教会和法轮功会被迫害),所以他们难有喜乐,难有守望。这一点连穆加贝统治下的津巴布韦都不如。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自己没有幽默,也不能容忍人民的幽默,所以中国政治只有伤心,没有幽默。这样的素材制成电影,不可能展示出一个人群和社区的文化底蕴和生活智慧,不可能给人以赏心悦目、升华净化的感觉。再说,中国的悲剧已经太多了,以至西方的观众对中国题材开始出现了厌倦疲劳症。我们从此注定了拿不到奥斯卡奖。如果再加上“破坏力量终归强于建设力量”的规律,有一个毒性强烈发作的政府处处作梗,中国人和中国元素就更难达到世界荣耀的顶级。

其实,拿不到奥斯卡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人不要总是有无数的悲剧让人落泪伤心。同情久了就变成了可怜;而被人可怜的人是没有尊严的。正是因为《普鲁登斯的音乐》给我这么多的启发,所以我对我的奥斯卡奖失败经历只有遗憾,没有失望。我们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天,中国变得像津巴布韦了,无论是在贫困中还是逆境下,中国人都有歌声和音乐;无论是身处庙堂还是落魄江湖,中国人都有上帝和信仰,那中国人就走完了荆棘路,踏上了红地毯。那里不远处等待中国人去摘取的是历史大片类的金像奖!
 

Comments

Comment viewing options

Select your preferred way to display the comments and click "Save settings" to activate your changes.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不知具体情况不好评价。不过觉得作者的态度是真诚的。转出来大伙儿看看。

下笔如有神经病的神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能拍這樣的電影比拿奧斯卡獎重要多了﹐文章寫得也不錯。奧斯卡畢竟是美國人的獎﹐更關心美國人的事也是應該的。而且﹐美國百姓現在更多把中國當競爭對手﹐認為中國和國際大老闆穿一條褲子﹐搶普通美國人工作﹐壓低美國普通人生活水平﹐那個汽車廠的片子正是這種情緒的反應﹐這個文章裡對HBO的描述也如此﹐因為這就是最簡單不過的事實。四川人民的痛苦再痛苦畢竟是別人的痛苦﹐美國人現在自己就夠痛苦了。

那個三M的觀察還是滿到位的。比如說我喜歡看STAND UP﹐笑話基本圍繞政治和黃色。要說”低級趣味“﹐郭德剛和美國相聲演員比﹐包括象ROBIN WILLIAMS這樣的大牌明星﹐不知道要文雅多少倍。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冷木 wrote:

能拍這樣的電影比拿奧斯卡獎重要多了﹐文章寫得也不錯。奧斯卡畢竟是美國人的獎﹐更關心美國人的事也是應該的。而且﹐美國百姓現在更多把中國當競爭對手﹐認為中國和國際大老闆穿一條褲子﹐搶普通美國人工作﹐壓低美國普通人生活水平﹐那個汽車廠的片子正是這種情緒的反應﹐這個文章裡對HBO的描述也如此﹐因為這就是最簡單不過的事實。四川人民的痛苦再痛苦畢竟是別人的痛苦﹐美國人現在自己就夠痛苦了。

那個三M的觀察還是滿到位的。比如說我喜歡看STAND UP﹐笑話基本圍繞政治和黃色。要說”低級趣味“﹐郭德剛和美國相聲演員比﹐包括象ROBIN WILLIAMS這樣的大牌明星﹐不知道要文雅多少倍。

对。劫后,劫后——电影余生,现实不复。这条荆棘路不可能连着红地毯,谭作人艾未未这些人,还殉道着。。。能够有担待做这样的事,奥斯卡不奥斯卡的,已经不重要了。

下笔如有神经病的神

 

xinxin'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谢谢转贴。这篇很长,但值得读。作者把政治商业交互作用,包括团队中的人都写得真实。艾晓明被打得颅内出血,谭作人被捕,当地政府的打压行为,让人看到大黑社会。无论得不得奖,作者都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书写生命!中国的悲剧苦难确实太多了,世人也洒了很多,但人家也会问为什么你们总是这样?

 

 

学坏容易学好难~~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能够入围奥斯卡奖已经不错了。向制作者致敬。

那位米子的表现有些奇怪。压力下的表演?无论如何,她的表演害人害己。也许对自己的伤害更大,将来谁还愿意要她参与工作呀!

jj1111'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pbxie wrote:

那位米子的表现有些奇怪。压力下的表演?

政府的人不是说了吗?要名,不值得,要利,给你啊!

这篇写得非常好。好莱坞,别忘了是左派大本营,政治不正确的话我就不说了。美国的左派,心曲和中国是相通的,只是带着民主,自由的观念。

杨林'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我看到那一段,也觉得莫名其妙。豆腐渣工程本来就是政治问题,如何“不政治”?中国政府正在追查?不是已经宣布没有豆腐渣工程了吗?试图调查真相的谭作人等,都被送进了大牢。

pbxie wrote:

能够入围奥斯卡奖已经不错了。向制作者致敬。

那位米子的表现有些奇怪。压力下的表演?无论如何,她的表演害人害己。也许对自己的伤害更大,将来谁还愿意要她参与工作呀!

 文明是有代价的。

xinxin'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当局做事很多都是莫名其妙的。

杨林 wrote:

我看到那一段,也觉得莫名其妙。豆腐渣工程本来就是政治问题,如何“不政治”?中国政府正在追查?不是已经宣布没有豆腐渣工程了吗?试图调查真相的谭作人等,都被送进了大牢。

pbxie wrote:

能够入围奥斯卡奖已经不错了。向制作者致敬。

那位米子的表现有些奇怪。压力下的表演?无论如何,她的表演害人害己。也许对自己的伤害更大,将来谁还愿意要她参与工作呀!

学坏容易学好难~~

xinxin'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你不说,我替你说,美国左派对毛泽东一类的是向往的,包括现在很多大学中知名人文科学教授,是60年代愤青,社会造反不成,躲到书斋造反他们很简单很幼稚,最好送进劳改营关一阵就知道了。但是因为美国是民主社会,不仅容许这些思潮存在,在监督批评政府方面也起一定作用。

jj1111 wrote:

pbxie wrote:

那位米子的表现有些奇怪。压力下的表演?

政府的人不是说了吗?要名,不值得,要利,给你啊!

这篇写得非常好。好莱坞,别忘了是左派大本营,政治不正确的话我就不说了。美国的左派,心曲和中国是相通的,只是带着民主,自由的观念。

学坏容易学好难~~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日子太好过了,只能这样说。

曾经跟着装过一段时间的摇滚文青,幸好醒悟不算太晚——拿“反叛”装大尾巴狼?有吃有喝不用怕城管不用躲猫猫不用睡觉死谁不会?他们的反叛拿荷尔蒙做代价,我们的反叛拿尊严和命做代价。这些左派乌托邦粉丝,自由社会内部的反噬者,对他们的厌恶,一定程度上超过了极权之下的谄媚者——谄媚者有可能还是清醒的。

下笔如有神经病的神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西线 wrote:

日子太好过了,只能这样说。

曾经跟着装过一段时间的摇滚文青,幸好醒悟不算太晚——拿“反叛”装大尾巴狼?有吃有喝不用怕城管不用躲猫猫不用睡觉死谁不会?他们的反叛拿荷尔蒙做代价,我们的反叛拿尊严和命做代价。这些左派乌托邦粉丝,自由社会内部的反噬者,对他们的厌恶,一定程度上超过了极权之下的谄媚者——谄媚者有可能还是清醒的。

你這麼看大概也有些過了。美國並非沒有城管﹐6﹐7十年代FBI對左派青年的監控﹐打壓很厲害的﹐我有幸曾認識那麼幾位﹐起年輕時的遭遇也和中國現在維權人士有得比。即便現在﹐很多經常去抗議的年輕人在職業上都要做很多犧牲。哪裡都有底層﹐都有弱肉強食﹐都需要理想主義者。而且哪裡的既得利益集團都在拼命擴大自己的勢力﹐儘量擠壓底層。所謂紳士風度說說而已。一個全民健保﹐50年搞不成﹐無非利益集團作梗而已。美國的左派青年耳聞的是美國的不公正﹐不是中國的不公正﹐而你耳聞目睹的是中國的不公正﹐並非美國的不公正﹐所以說句不好聽到話﹐他們對毛的感覺大概和你對美國右派思潮的感覺本質上是相通的﹐都是月亮是別人家的圓而已。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建議西線有時間時讀讀有關美國六七十年代民權運動和反戰運動的資料﹐大概一來你會對美國的過去和現狀有些更平衡的了解﹐二來大概對理解中國的現狀和中國的維權運動會有些幫助。當然﹐我這是站着說話不腰痛了。還有﹐我跟你說個例子﹐我曾經一個同事是老民權運動員﹐父親﹐祖父都是產業工人﹐自己年輕時曾經幾次做牢﹐同學朋友裡五六個越戰死亡﹐自己的哥哥沒了胳膊﹐說這樣的人是因為日子太好過才反叛比較不厚道。他們對美國右派的感覺大概和你對老共的感覺有得比。

xinxin'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你说美国城管和中国意义上的城管是一样的吗?我以为中国左派和美国左派还是不同的,中国的左派掌过权,而且一贯掌权,而美国就算右派掌权,虽有很糟糕的时候,比如麦卡锡主义时代,但总体而言以言治罪时期还是不多,也无法做到中国左派的专制,社会自由度高,民间社会大。中国现在的左派包括后现代和毛时代的遗老遗少,如果他们当权了可不得了。至于美国为社会公平而战的人会和良民不同的待遇,因为从事某些运动的人都是社会不安定分子,职业上必定有牺牲。另外美国社会底层的人有些非常苦的,但比例多大?他们的遭遇一般能报道出来,获得舆论同情,继而解决一些问题。一般政治学上认为美国真正民权实现是在60年代之后。美国过去有奴隶和童工,但人们抗争,而且这种抗争获得很多支持,我记得一个黑人,女的,名字忘了,她从费城走到华盛顿就是为了抗争童工问题,沿途获得大量支持,后来就通过了废除童工法。中国现在也有抗争,但政府都压制了,连访民都层层堵截。政府都有谎言,但美国政客谎言还是和中国政府谎言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资本利益操纵是美国很大的问题,我来美二十多年,感觉美国很多事情在走下坡路,特别是全球化等。即便如此,社会道德还在,还有不少人不断地为社会正义抗争,问责监督政府权力的习惯还在,而且教育上一直提倡思考。我比较相信美国的制度会不断纠正错误。

 

冷木 wrote:

西线 wrote:

日子太好过了,只能这样说。

曾经跟着装过一段时间的摇滚文青,幸好醒悟不算太晚——拿“反叛”装大尾巴狼?有吃有喝不用怕城管不用躲猫猫不用睡觉死谁不会?他们的反叛拿荷尔蒙做代价,我们的反叛拿尊严和命做代价。这些左派乌托邦粉丝,自由社会内部的反噬者,对他们的厌恶,一定程度上超过了极权之下的谄媚者——谄媚者有可能还是清醒的。

你這麼看大概也有些過了。美國並非沒有城管﹐6﹐7十年代FBI對左派青年的監控﹐打壓很厲害的﹐我有幸曾認識那麼幾位﹐起年輕時的遭遇也和中國現在維權人士有得比。即便現在﹐很多經常去抗議的年輕人在職業上都要做很多犧牲。哪裡都有底層﹐都有弱肉強食﹐都需要理想主義者。而且哪裡的既得利益集團都在拼命擴大自己的勢力﹐儘量擠壓底層。所謂紳士風度說說而已。一個全民健保﹐50年搞不成﹐無非利益集團作梗而已。美國的左派青年耳聞的是美國的不公正﹐不是中國的不公正﹐而你耳聞目睹的是中國的不公正﹐並非美國的不公正﹐所以說句不好聽到話﹐他們對毛的感覺大概和你對美國右派思潮的感覺本質上是相通的﹐都是月亮是別人家的圓而已。

 

学坏容易学好难~~

杨林'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你這麼看大概也有些過了。”在这个问题上,我偏向于西线,同意欣欣。

美国的底层虽然也有些痛苦(那里没有痛苦呢?),毕竟手中有选票,有基本的人权,舆论有基本的自由。即便是最底层,也“有吃(有喝)不用怕城管不用躲猫猫不用睡觉死”。

就像我跟台湾朋友说起中共的黑暗,他们总说国民党也一样。我让他们去看有关反右的历史,去读宝瑜的《玫瑰坝》,他们又不去读(也有少数的读了)。前段时间有人去了柬埔寨,了解了一些红色高棉的杀人历史,对共产的残酷算有了一点初步的认识。

“反叛”本身来说,没有太多该收指责的。但反叛到崇拜毛的程度,就令人作恶了。比如前段时间,白宫的圣诞树上居然挂上了毛像。有人为之辩护,说那只是装饰品。问题是,白宫会把希特勒、斯大林的像作为“装饰品”挂在圣诞树上吗?即使是无知,也是不可原谅的。所以,我同意西线所说,“对他们的厌恶,一定程度上超过了极权之下的谄媚者”。

那些“学者”和政客,如果了解共产的邪恶,还崇拜他们,他们本身就是邪恶的;如果对共产的邪恶不(够)了解而崇拜,至少可以说他们是愚蠢的。

冷木 wrote:

西线 wrote:

日子太好过了,只能这样说。

曾经跟着装过一段时间的摇滚文青,幸好醒悟不算太晚——拿“反叛”装大尾巴狼?有吃有喝不用怕城管不用躲猫猫不用睡觉死谁不会?他们的反叛拿荷尔蒙做代价,我们的反叛拿尊严和命做代价。这些左派乌托邦粉丝,自由社会内部的反噬者,对他们的厌恶,一定程度上超过了极权之下的谄媚者——谄媚者有可能还是清醒的。

你這麼看大概也有些過了。美國並非沒有城管﹐6﹐7十年代FBI對左派青年的監控﹐打壓很厲害的﹐我有幸曾認識那麼幾位﹐起年輕時的遭遇也和中國現在維權人士有得比。即便現在﹐很多經常去抗議的年輕人在職業上都要做很多犧牲。哪裡都有底層﹐都有弱肉強食﹐都需要理想主義者。而且哪裡的既得利益集團都在拼命擴大自己的勢力﹐儘量擠壓底層。所謂紳士風度說說而已。一個全民健保﹐50年搞不成﹐無非利益集團作梗而已。美國的左派青年耳聞的是美國的不公正﹐不是中國的不公正﹐而你耳聞目睹的是中國的不公正﹐並非美國的不公正﹐所以說句不好聽到話﹐他們對毛的感覺大概和你對美國右派思潮的感覺本質上是相通的﹐都是月亮是別人家的圓而已。

==================================================

建議西線有時間時讀讀有關美國六七十年代民權運動和反戰運動的資料﹐大概一來你會對美國的過去和現狀有些更平衡的了解﹐二來大概對理解中國的現狀和中國的 維權運動會有些幫助。當然﹐我這是站着說話不腰痛了。還有﹐我跟你說個例子﹐我曾經一個同事是老民權運動員﹐父親﹐祖父都是產業工人﹐自己年輕時曾經幾次 做牢﹐同學朋友裡五六個越戰死亡﹐自己的哥哥沒了胳膊﹐說這樣的人是因為日子太好過才反叛比較不厚道。他們對美國右派的感覺大概和你對老共的感覺有得比。

 文明是有代价的。

xinxin'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我对于白宫挂毛的东西极为厌恶!!甚至想过写信去抗议,虽然他们说言论自由,但公开吹捧希特勒在美国会受到极大谴责的!希特勒杀犹太人,在毛的统治下中国非正常死亡有5千万吧。我看到白宫那么搞就想总会有报应的。

一些最基本的概念,特别是涉及到伦理和政治哲学,比如正义,真理等的含义一直有争议,因此才一直被讨论,才有很多学派,但反人类罪,我想大家都是一致的,比如各种形式的孽杀,无论任何人做出这样的孽杀绝对不是正义和公平,哪怕冠以为了更多人的幸福。对于自由的向往和坚持大概也没有异议,比如美国是自由的国度,但说起自由这个词有有很多定义,我定义是自由思想。美国物质丰富,但不一定人人成为物质主义者,美国人一般城府不深,但不愚蠢,这点我和同事接触感觉最深,美国人乐观,但未必没有苦难意识,遭遇困境的中国人却未必有苦难意识,也不一定能砺炼人的自由和责任意识。以前很多人以为共产主义是好的,只是歪嘴和尚念坏了,但其实那经本身就错了。

 

 

杨林 wrote:

“你這麼看大概也有些過了。”在这个问题上,我偏向于西线,同意欣欣。

美国的底层虽然也有些痛苦(那里没有痛苦呢?),毕竟手中有选票,有基本的人权,舆论有基本的自由。即便是最底层,也“有吃(有喝)不用怕城管不用躲猫猫不用睡觉死”。

就像我跟台湾朋友说起中共的黑暗,他们总说国民党也一样。我让他们去看有关反右的历史,去读宝瑜的《玫瑰坝》,他们又不去读(也有少数的读了)。前段时间有人去了柬埔寨,了解了一些红色高棉的杀人历史,对共产的残酷算有了一点初步的认识。

“反叛”本身来说,没有太多该收指责的。但反叛到崇拜毛的程度,就令人作恶了。比如前段时间,白宫的圣诞树上居然挂上了毛像。有人为之辩护,说那只是装饰品。问题是,白宫会把希特勒、斯大林的像作为“装饰品”挂在圣诞树上吗?即使是无知,也是不可原谅的。所以,我同意西线所说,“对他们的厌恶,一定程度上超过了极权之下的谄媚者”。

那些“学者”和政客,如果了解共产的邪恶,还崇拜他们,他们本身就是邪恶的;如果对共产的邪恶不(够)了解而崇拜,至少可以说他们是愚蠢的。

冷木 wrote:

西线 wrote:

日子太好过了,只能这样说。

曾经跟着装过一段时间的摇滚文青,幸好醒悟不算太晚——拿“反叛”装大尾巴狼?有吃有喝不用怕城管不用躲猫猫不用睡觉死谁不会?他们的反叛拿荷尔蒙做代价,我们的反叛拿尊严和命做代价。这些左派乌托邦粉丝,自由社会内部的反噬者,对他们的厌恶,一定程度上超过了极权之下的谄媚者——谄媚者有可能还是清醒的。

你這麼看大概也有些過了。美國並非沒有城管﹐6﹐7十年代FBI對左派青年的監控﹐打壓很厲害的﹐我有幸曾認識那麼幾位﹐起年輕時的遭遇也和中國現在維權人士有得比。即便現在﹐很多經常去抗議的年輕人在職業上都要做很多犧牲。哪裡都有底層﹐都有弱肉強食﹐都需要理想主義者。而且哪裡的既得利益集團都在拼命擴大自己的勢力﹐儘量擠壓底層。所謂紳士風度說說而已。一個全民健保﹐50年搞不成﹐無非利益集團作梗而已。美國的左派青年耳聞的是美國的不公正﹐不是中國的不公正﹐而你耳聞目睹的是中國的不公正﹐並非美國的不公正﹐所以說句不好聽到話﹐他們對毛的感覺大概和你對美國右派思潮的感覺本質上是相通的﹐都是月亮是別人家的圓而已。

==================================================

建議西線有時間時讀讀有關美國六七十年代民權運動和反戰運動的資料﹐大概一來你會對美國的過去和現狀有些更平衡的了解﹐二來大概對理解中國的現狀和中國的 維權運動會有些幫助。當然﹐我這是站着說話不腰痛了。還有﹐我跟你說個例子﹐我曾經一個同事是老民權運動員﹐父親﹐祖父都是產業工人﹐自己年輕時曾經幾次 做牢﹐同學朋友裡五六個越戰死亡﹐自己的哥哥沒了胳膊﹐說這樣的人是因為日子太好過才反叛比較不厚道。他們對美國右派的感覺大概和你對老共的感覺有得比。

学坏容易学好难~~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嗯,谢谢冷木提醒,我加几点。

可能是因为原来在小站上我一篇奥巴马的文章引起了点误会,对斯特劳斯学派的一些评论让我和支持美国右派联系起来。美国左派人士的很多作态我是不赞成,但这并不说明我一定认同政治上的美国右派。实际上当时在那边讨论的时候,我说到相关问题时刻意避免了提美国右派这个词,尽量把自己想表达的和一个学派联系起来,虽然现在的美国右派的政治理念被很多人认为是拜斯特劳斯学派所赐,但我认为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我觉得我是从一个西方文明“旁观者”的角度去感受那个学派对西方现代性的反思,美国右派20世纪在政治上的失误,这盆脏水不应该抬起来就往斯特劳斯他们头上泼(说实话,泼得很厉害的那些人里面可能并没有几个读懂了这个学派),他们是西方文明的传承者,自家人从某种角度找自家人的病根,这在他们很正常,但跟中国人没几毛钱的关系,语境完全不一样。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对斯特劳斯学派东方玄学分派的那些传人,如刘小枫甘阳之类现在所为何所写的,实在不能认同。西方,或者说美国,走到今天,一直有着其独有的文明的传承和支撑,这条谱系波澜壮阔,我自认为还分得清轻重,艳羡其文明不假,但角色定位很清楚:旁观者。

 

越战、60年代民权运动、麦卡锡主义。。。对,这些都是美国人自己在20世纪的折腾,在有些人眼里是既伤别人又伤自己。没有哪个月亮比哪个月亮圆的问题,至少我是这样看的,真正的现代自由主义者都是悲观主义者,没有哪个月亮圆。你把我的一个表达前提给误会了,我不是在屏蔽美国20世纪政治现实的丑恶和缺陷,想说明的仅仅是这个国家的政治现实即便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底线还在,他们有一套自我反省、平衡以及纠错的机制,不同的声音怎么着都会有发出来的空间,所以这艘大船无论怎么暂时偏离航道,或早或迟还是会又慢慢接近那条分水岭。还别说越战,就连林肯的奴隶战争,一直到现在不是还有若干美国学者和民众在质疑这场战争的正当性吗?四年,58万人,林肯当年是不是到了非打不可的地步了,如果不打,损失是否就一定大于58万的生命代价,林肯是否违反了1776宪法?自由民主体制在现代已经不可能获得一个全社会都认同的实质意义上的“正义”观念,自由主义者只能关心包括这个国家的立法、司法、行政的权力分立与运作的过程,,当然还有无与伦比的新闻言论宗教自由的权利,让这些实质上由程序正义保护的东西尽量摆到台面上,哪怕最恶劣的环境也能有声音发出来,并最终司法裁决。这也就差不多了。错误肯定还会层出不穷,但这就是自由文明社会的代价,这个代价由很多美国人承担了,但比起现在中国人承受的代价,还是那句话,两害相权取其轻。

 

我是在欣欣帖子里接着摇滚的词儿回的贴。摇滚青年他们反叛的是美国的不公,我们针对的是中国的不公,这个没错。如果说我们也在反叛,我们或多或少提得出我们反叛的理由,反叛的目标,他们在反什么呢?科特、莫里森、墨丘利、鲍勃迪伦,后来入迷印度佛教的列侬,看看他们一生当中的经历。。。个人生活层面上的暂且不说(前三个都是自杀的,总不可能把他们的死因归为万恶的旧制度吧:):)),我说日子太好过了,是说这些摇滚艺术者们与和他们一样有着荷尔蒙同样可以反叛的中国青年比起来,日子太好过了。越战被他们永远钉在耻辱柱上,他们知不知道我们这里也曾经打过一场越战,我们的正当性并不比美国越战高到哪儿去。。。好像是从去年开始,中小学课本里正式取消了这场“自卫反击战”的内容,呵呵。民权运动种族歧视,这个更没法比了,不用多说。

对他们的反叛,历史早就给出了让他们尴尬的结局。老的老死的死以后,到今天,60年代的摇滚反叛只是一个时代的背景符号而已,那个他们拼着命诅咒过的国家接纳了他们余生的保障,而我们呢,网络都快实名制了。自由主义只能找最不坏的,相比于我们的坏,他们日子确实好过。

其实对英美60年代的摇滚做出这样一番描写,我自己是很难受的,因为他们曾经是我一段时间内的心理支撑和炫耀资本。人人的青春都不长,把这一段给否定了,我那激情飞扬的年代也就基本上没啥说的了。。。。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啊,嘿嘿嘿:)

下笔如有神经病的神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本來寫了一篇﹐結果沒貼上﹐還給搞沒了﹐有些想就算了﹐何苦呢﹖誰又能說服誰呢﹐後來想想還是說了把。

你們說的都是現在的美國﹐但正如欣欣所言﹐現在的美國和六十年代及以前的美國是很不一樣的。就說警察﹐那個時候的警察要粗暴的多﹐恐怕對黑人﹐其他少數民族和窮人不比現在中國的城管溫和。那個著名的MIRANDA RULE﹐就是六六年才有。而這些進步﹐都是民權分子(多數是我為之鳴不平的左派分子)靠自己的犧牲一點一滴爭取來的﹐我不知道也沒法要求你們的態度﹐我個人對他們是很感激的。考慮到美國的這段歷史﹐和這段歷史對這些人的個人影響﹐我理解他們對毛和共產主義的態度﹐正如我也理解一些國內朋友對美國的態度。同樣﹐考慮到1949對很多人和其子女的影響﹐我可以理解<<大江大海>>表述的感情﹐但我也知道很多對那段歷史的個人和家庭感受不同的人對那個有偏見﹐但那種偏見和二姐這裡表述的對左派的偏見是否有相通之處呢﹖我覺得是有的﹐這個話說得有些不好聽﹐但希望二姐能當逆耳忠言。把鞋放別人腳裡是件很難的事﹐希望大家更努力的試一下。

關於二姐對美國底層到底有多少的問題﹐我不吃驚﹐(二姐﹐不好意思﹐也讓我想到了大陸中產階級對農民工生活有多慘的疑問)﹐因為我們和美國底層基本沒有接觸﹐但如果你看統計數字的話﹐考慮到美國的國力﹐大概是會感到臉紅的。

“现在资本利益操纵是美国很大的问题,我来美二十多年,感觉美国很多事情在走下坡路,特别是全球化等。”

這個問題一直很大﹐上世紀大蕭條後羅斯福新政給予相當解決﹐當時的一些政策配合左派運動讓工會權力到五六十年代達到頂峰。六﹐七十年代又有了民權上的根本進步。因此從普通美國人的角度來講八﹐九十年代是黃金時期。當然﹐對社會某部份有利的事情﹐對另一部份就不利。隨着冷戰結束﹐全球話﹐大資本終于找到了反擊的機會﹐從左派角度看﹐全球化可以說是大資本利用發展中國家的勞工和制度(不需要環保﹐不需人權)對發達國家工人自二戰來(積累起來的權利)的成功反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當然﹐中國和美國制度有根本區別。這個我們沒有分歧。我只是想說認為美國(源自六十年代)的反叛是因為生活太好了﹐有些不厚道﹐和歷史也不符。

 

 

即便如此,社会道德还在,还有不少人不断地为社会正义抗争,问责监督政府权力的习惯还在,而且教育上一直提倡思考。我比较相信美国的制度会不断纠正错误。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再加一句:

自由民主体制下因为制度自身设计和运转过程出现的恶,与极权体制下通过制度刻意制造恶,两者之间,天渊之别。

这应该就是欣欣说的美国城管和中国城管的区别吧。

下笔如有神经病的神

 

xinxin'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Studs Terkel写过很多民间口述历史,里面各类人都有,包括工会初创人,生活在底层的,越战的老兵,黑人,终身维权人士等。据说中国有译本,但没什么人读。越战老兵我也接触过一些,境遇好的不多,但我知道的情况是,他们福利其实很好,比如一般年收入在5-6万,还有很好的健康保险,他们的孩子上大学有两个可以免学费,但很多人即使有那么多收入,还是入不敷出,他们中有人受了战争的刺激,也有人是放任自己。然而去当兵的人一般家庭环境比较差,也就是社会总有弱势,比如哈佛老师讲课时也提到这一点,他问学生他们自己那一代有多少是当兵的,举手者寥寥。

冷木 wrote:

建議西線有時間時讀讀有關美國六七十年代民權運動和反戰運動的資料﹐大概一來你會對美國的過去和現狀有些更平衡的了解﹐二來大概對理解中國的現狀和中國的維權運動會有些幫助。當然﹐我這是站着說話不腰痛了。還有﹐我跟你說個例子﹐我曾經一個同事是老民權運動員﹐父親﹐祖父都是產業工人﹐自己年輕時曾經幾次做牢﹐同學朋友裡五六個越戰死亡﹐自己的哥哥沒了胳膊﹐說這樣的人是因為日子太好過才反叛比較不厚道。他們對美國右派的感覺大概和你對老共的感覺有得比。

学坏容易学好难~~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謝謝西線的回貼﹐你老這麼熬夜也不是個事﹐而且﹐希望你能堅持體育鍛煉﹐如果能象我這樣跑馬拉松更好。

了解搖滾﹐了解越戰﹐一定要想到征兵制﹐當時征兵制對年輕人的直接影響(好象百分之二十都要被抽到)和大陸這邊的直接影響不是一個層次的。還有﹐越戰對美國青年的心理影響類似八九對中國青年(我是說二姐說的不老實分子﹐人家識時務者總是能和主流站在一起的)的影響很類似﹐都是幻滅﹐自己的政府﹐自己從小被灌輸的價值觀其實是欺騙自己﹐讓自己成為順民而已。因此你應該認同搖滾。我就認同﹐你要認為我幼稚就幼稚好了。這下又不成了。可見標籤可以隨便貼。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謝謝西線的回貼﹐你老這麼熬夜也不是個事﹐而且﹐希望你能堅持體育鍛煉﹐如果能象我這樣跑馬拉松更好。

了解搖滾﹐了解越戰﹐一定要想到征兵制﹐當時征兵制對年輕人的直接影響(好象百分之二十都要被抽到)和大陸這邊的直接影響不是一個層次的。還有﹐越戰對美國青年的心理影響類似八九對中國青年(我是說二姐說的不老實分子﹐人家識時務者總是能和主流站在一起的)的影響很類似﹐都是幻滅﹐自己的政府﹐自己從小被灌輸的價值觀其實是欺騙自己﹐讓自己成為順民而已。因此你應該認同搖滾。我就認同﹐你要認為我幼稚就幼稚好了。這下又不成了。可見標籤可以隨便貼。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西线 wrote:

再加一句:

自由民主体制下因为制度自身设计和运转过程出现的恶,与极权体制下通过制度刻意制造恶,两者之间,天渊之别。

这应该就是欣欣说的美国城管和中国城管的区别吧。

在旁觀者看來是這樣﹐在具體承受痛苦的人來講﹐是同樣的惡。前兩天看FOOD INC。說有個全家度假孩子吃漢堡得了ECOLI﹐沒幾天就死了。家長之後想推動立法恢復一個原來的食品有問題要被召回制度﹐結果十年也通不過﹐利益集團勢力太大。這個和毒奶粉多麼相似﹐當然﹐你可以說中國可以把這個家長抓起來。但是你能去跟這個家長去說﹐你孩子死美國﹐你抗議還不被抓﹐你知足吧﹗恐怕不行吧。我們做旁觀者是可以的﹐但我們不能要求當事人做旁觀者﹐說你怎麼怎麼矯情。這是我想表達的隱含道理。

jj1111'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xinxin wrote:

Studs Terkel写过很多民间口述历史,里面各类人都有,包括工会初创人,生活在底层的,越战的老兵,黑人,终身维权人士等。据说中国有译本,但没什么人读。越战老兵我也接触过一些,境遇好的不多,但我知道的情况是,他们福利其实很好,比如一般年收入在5-6万,还有很好的健康保险,他们的孩子上大学有两个可以免学费,但很多人即使有那么多收入,还是入不敷出,他们中有人受了战争的刺激,也有人是放任自己。然而去当兵的人一般家庭环境比较差,也就是社会总有弱势,比如哈佛老师讲课时也提到这一点,他问学生他们自己那一代有多少是当兵的,举手者寥寥。

匆匆写两句要跑,和一位妈妈约好公园见。

那天和一些在中国退休后移民来美国的老人聊,发现他们光是政府给的住房补贴就相当于一年挣了3万多美元,还不说一月800一人的补助和医疗保险。大家算算相当于多少美元的年收入了?其中一人公开说不支持中国户籍改革时,我就说一句,你们到美国来,为什么大家就通过了给你们的名额。你们为中国贡献一辈子,在美国没有献过一天的税,为什么有养老收入。而美国大多数人没吱声,这些法案才得以通过。为什么自己享受好处就没意见,对别人就不能这么想呢?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xinxin wrote:

Studs Terkel写过很多民间口述历史,里面各类人都有,包括工会初创人,生活在底层的,越战的老兵,黑人,终身维权人士等。据说中国有译本,但没什么人读。越战老兵我也接触过一些,境遇好的不多,但我知道的情况是,他们福利其实很好,比如一般年收入在5-6万,还有很好的健康保险,他们的孩子上大学有两个可以免学费,但很多人即使有那么多收入,还是入不敷出,他们中有人受了战争的刺激,也有人是放任自己。然而去当兵的人一般家庭环境比较差,也就是社会总有弱势,比如哈佛老师讲课时也提到这一点,他问学生他们自己那一代有多少是当兵的,举手者寥寥。

冷木 wrote:

建議西線有時間時讀讀有關美國六七十年代民權運動和反戰運動的資料﹐大概一來你會對美國的過去和現狀有些更平衡的了解﹐二來大概對理解中國的現狀和中國的維權運動會有些幫助。當然﹐我這是站着說話不腰痛了。還有﹐我跟你說個例子﹐我曾經一個同事是老民權運動員﹐父親﹐祖父都是產業工人﹐自己年輕時曾經幾次做牢﹐同學朋友裡五六個越戰死亡﹐自己的哥哥沒了胳膊﹐說這樣的人是因為日子太好過才反叛比較不厚道。他們對美國右派的感覺大概和你對老共的感覺有得比。

無家可歸者裡老兵比例一直很高﹐現在又增加了伊戰老兵。而且這次的問題是因為醫療技術進步了﹐越戰時會死的現在很多救活﹐但卻是嚴重的殘疾。更別說心理創傷。前年國會要通過法案給伊戰老兵類似二戰退役軍人的福利﹐結果很多共和黨議員包括MCCAIN都反對﹐說國家負擔太重。一方面說要支持軍隊﹐另一方面卻這麼想﹐這個大概也是世界觀的不同吧。我不了解右派的哲學﹐也不是很感興趣﹐我只是反對右派(或者自稱右派)的很多政策。

杨林'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就这个问题,我一直想写一篇短文,叫“爱国贼”什么的。我发现,爱着“中共国”,五孔不钻地享受着美国的好处,同时又骂美国,这三者有很大的相关性。

这使我想起一个二战时一个犹太家庭的真实故事。这个犹太家庭有两家“朋友”,一家(A)是一直帮助他们的,另一家(B)一直得到他们的帮助。父亲决定让儿子去A家避难,但一个儿子选择去B家。去A家的儿子受到了保护,去B家的被举报处死。这个例子告诉我们这样一个现象:为对方盲目的付出,不会得到对方的心;而对方愿意为你付出,才是真的爱你。

这大概解释那些人一方面得美国的好处,另一方面却在骂美国,为中共辩护。我不理解的是,他们对中共的爱是出于什么理由?也许爱是不要理由的。

jj1111 wrote:

匆匆写两句要跑,和一位妈妈约好公园见。

那天和一些在中国退休后移民来美国的老人聊,发现他们光是政府给的住房补贴就相当于一年挣了3万多美元,还不说一月800一人的补助和医疗保险。大家算算相当于多少美元的年收入了?其中一人公开说不支持中国户籍改革时,我就说一句,你们到美国来,为什么大家就通过了给你们的名额。你们为中国贡献一辈子,在美国没有献过一天的税,为什么有养老收入。而美国大多数人没吱声,这些法案才得以通过。为什么自己享受好处就没意见,对别人就不能这么想呢?

 文明是有代价的。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jj1111 wrote:

xinxin wrote:

Studs Terkel写过很多民间口述历史,里面各类人都有,包括工会初创人,生活在底层的,越战的老兵,黑人,终身维权人士等。据说中国有译本,但没什么人读。越战老兵我也接触过一些,境遇好的不多,但我知道的情况是,他们福利其实很好,比如一般年收入在5-6万,还有很好的健康保险,他们的孩子上大学有两个可以免学费,但很多人即使有那么多收入,还是入不敷出,他们中有人受了战争的刺激,也有人是放任自己。然而去当兵的人一般家庭环境比较差,也就是社会总有弱势,比如哈佛老师讲课时也提到这一点,他问学生他们自己那一代有多少是当兵的,举手者寥寥。

匆匆写两句要跑,和一位妈妈约好公园见。

那天和一些在中国退休后移民来美国的老人聊,发现他们光是政府给的住房补贴就相当于一年挣了3万多美元,还不说一月800一人的补助和医疗保险。大家算算相当于多少美元的年收入了?其中一人公开说不支持中国户籍改革时,我就说一句,你们到美国来,为什么大家就通过了给你们的名额。你们为中国贡献一辈子,在美国没有献过一天的税,为什么有养老收入。而美国大多数人没吱声,这些法案才得以通过。为什么自己享受好处就没意见,对别人就不能这么想呢?

這個就是屁股決定腦袋的典型例子。自己拿好處應該的﹐別人拿同樣甚至更少的好處﹐如果可能影響自己﹐則不行。這個很類似很多美國老人對全民健保的反對。自己享受MEDICARE﹐天經地義﹐也不考慮國家負擔﹐但如果把同樣福利擴大給別人﹐則要反對﹐而且開始考慮“國家”負擔了。這個好象既有後天的世界觀﹐也有先天的基因﹐有些天性就自私﹐有些則天性更多些利他傾向。

xinxin'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美国最近的很多问题令人沮丧。

冷木 wrote:

這個就是屁股決定腦袋的典型例子。自己拿好處應該的﹐別人拿同樣甚至更少的好處﹐如果可能影響自己﹐則不行。這個很類似很多美國老人對全民健保的反對。自己享受MEDICARE﹐天經地義﹐也不考慮國家負擔﹐但如果把同樣福利擴大給別人﹐則要反對﹐而且開始考慮“國家”負擔了。這個好象既有後天的世界觀﹐也有先天的基因﹐有些天性就自私﹐有些則天性更多些利他傾向。

学坏容易学好难~~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xinxin wrote:

美国最近的很多问题令人沮丧。

冷木 wrote:

這個就是屁股決定腦袋的典型例子。自己拿好處應該的﹐別人拿同樣甚至更少的好處﹐如果可能影響自己﹐則不行。這個很類似很多美國老人對全民健保的反對。自己享受MEDICARE﹐天經地義﹐也不考慮國家負擔﹐但如果把同樣福利擴大給別人﹐則要反對﹐而且開始考慮“國家”負擔了。這個好象既有後天的世界觀﹐也有先天的基因﹐有些天性就自私﹐有些則天性更多些利他傾向。

二戰後世界基本和平了五十年﹐大概是史無前例的﹐有些循環恐怕也是難免的。美國情況其實一直令人沮喪﹐六七十年代到處示威遊行﹐八十年代經濟很糟。九十年代比較好但其實是虛火﹐種下了現在的問題。但歷史就這樣﹐想想上一代﹐趕兩次世界大戰﹐日子不也過﹖

xinxin'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嗯,你说的不错,我们这些受害者当然对毛对中国极左感触最深,对美国的底层接触不够。有次我和一个搞社会工作的美国人接触,她告诉我很多社会的黑暗面。我毫不否认自己对于毛等具有很深的感情色彩,但我并不赞同某些人所谓的公允态度,因为不计前嫌绝非不记前嫌,中国当局是千方百计地掩饰,更何谈纠正和反思。在美国,黑暗历史一般都是可以公开的,年轻人都知道,如果有联系自己家庭可能更感触不同,也有些人家庭没受过什么也投身民权。最近我听说一个消息,《万象》有个作者余斌常写提前怀旧,《万象》杂志是基本没政治色彩的,余斌比我还小,所写的东西据我看来娱乐性质大于历史反思,但因为涉及文革,居然集结成书都被枪毙了。这是对历史的态度的不同。

美国对现实的态度呢,金钱操纵的很多,然而,尽管问题多多,考虑到民主制度的产生不过是人类历史长河最近出现的,而且至今全球占少数,我还是以是最不坏的制度来看。但对这个制度中资本的因素对全球的坏作用,我是同意冷木的。基本上我以为是西方资本家和中国当局联合起来,欺压老百姓,我相当反对全球化,当然反对未必能起作用。

我同意大家不要试图说服谁,各抒己见比较好,只要对于基本问题观念一致,在其他的一些上应该有同意和不同意。

 

冷木 wrote:

本來寫了一篇﹐結果沒貼上﹐還給搞沒了﹐有些想就算了﹐何苦呢﹖誰又能說服誰呢﹐後來想想還是說了把。

你們說的都是現在的美國﹐但正如欣欣所言﹐現在的美國和六十年代及以前的美國是很不一樣的。就說警察﹐那個時候的警察要粗暴的多﹐恐怕對黑人﹐其他少數民族和窮人不比現在中國的城管溫和。那個著名的MIRANDA RULE﹐就是六六年才有。而這些進步﹐都是民權分子(多數是我為之鳴不平的左派分子)靠自己的犧牲一點一滴爭取來的﹐我不知道也沒法要求你們的態度﹐我個人對他們是很感激的。考慮到美國的這段歷史﹐和這段歷史對這些人的個人影響﹐我理解他們對毛和共產主義的態度﹐正如我也理解一些國內朋友對美國的態度。同樣﹐考慮到1949對很多人和其子女的影響﹐我可以理解<<大江大海>>表述的感情﹐但我也知道很多對那段歷史的個人和家庭感受不同的人對那個有偏見﹐但那種偏見和二姐這裡表述的對左派的偏見是否有相通之處呢﹖我覺得是有的﹐這個話說得有些不好聽﹐但希望二姐能當逆耳忠言。把鞋放別人腳裡是件很難的事﹐希望大家更努力的試一下。

關於二姐對美國底層到底有多少的問題﹐我不吃驚﹐(二姐﹐不好意思﹐也讓我想到了大陸中產階級對農民工生活有多慘的疑問)﹐因為我們和美國底層基本沒有接觸﹐但如果你看統計數字的話﹐考慮到美國的國力﹐大概是會感到臉紅的。

“现在资本利益操纵是美国很大的问题,我来美二十多年,感觉美国很多事情在走下坡路,特别是全球化等。”

這個問題一直很大﹐上世紀大蕭條後羅斯福新政給予相當解決﹐當時的一些政策配合左派運動讓工會權力到五六十年代達到頂峰。六﹐七十年代又有了民權上的根本進步。因此從普通美國人的角度來講八﹐九十年代是黃金時期。當然﹐對社會某部份有利的事情﹐對另一部份就不利。隨着冷戰結束﹐全球話﹐大資本終于找到了反擊的機會﹐從左派角度看﹐全球化可以說是大資本利用發展中國家的勞工和制度(不需要環保﹐不需人權)對發達國家工人自二戰來(積累起來的權利)的成功反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當然﹐中國和美國制度有根本區別。這個我們沒有分歧。我只是想說認為美國(源自六十年代)的反叛是因為生活太好了﹐有些不厚道﹐和歷史也不符。

 

 

即便如此,社会道德还在,还有不少人不断地为社会正义抗争,问责监督政府权力的习惯还在,而且教育上一直提倡思考。我比较相信美国的制度会不断纠正错误。

学坏容易学好难~~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其实大家没有根本分歧。至少下面两个基本共识是有的:

1、都有问题,不管这个问题是制度运作过程中产生的还是因为用制度造恶产生的。

2、这些问题都给各自社会里相应群体带来了个体人生体验上的痛苦,不管是什么原因在那个社会里,这种痛苦都值得社会关注、同情与反省。

真正的分歧应该是在政治理念上,也就是造成这种不幸的深层原因,以及避免这种不幸而不得不带来的另外的不幸之间的比较问题。从最直观的层面来说中国的问题大家应该不会有太大分歧,因此分歧大致可以转化为对美国几百年高速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不同政治理念和政治派别的个人认同或倾向问题。这个牵涉更多的理论,或许更重要的,需要换位体验。

我重申一点:绝非乌托邦化美国。只是我在一个有缺陷的社会里暂时看不到减缓这种缺陷的出路和可能,而在另一个有缺陷的社会里我在它的历史中始终能找到纠错的希望。

下笔如有神经病的神

 

xinxin'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因制度运作缺陷而带来的恶和制度本身造恶,说的很好。个人倾向当然不可能消除,这也是基于人生体验的。

另外利益集团为了利益压制正义这一点上认识也基本相同,所不同的是中国的问题是权力和金钱基本是一体。

在存在的意义上,任何痛苦,特别是制度造成的痛苦都值得关注,值得同情反省和修正,但是更深层含义上的反思犹如汉娜阿伦特指出的关于人命运中偶然和任意性,以及人如何或滥用了自己的自由等。美国知识层过去反对斯大林主义,但对更一般意义的极权却批评不够,而一切极权都是因共同生活存在遭受破坏才有机会施孽于人间,而极权可怕在于将破坏的共同生活变为一种“正常”的生活状态。中国的情况不说,美国这样的目前作为世界自由民主坐标的国家会不会因为资本带来的弊病造成人焦虑孤独而走上相对大政府的道路?如何在民主互动中使各方利益趋于最大化的平衡?消除现在的各类弊病?

西线 wrote:

其实大家没有根本分歧。至少下面两个基本共识是有的:

1、都有问题,不管这个问题是制度运作过程中产生的还是因为用制度造恶产生的。

2、这些问题都给各自社会里相应群体带来了个体人生体验上的痛苦,不管是什么原因在那个社会里,这种痛苦都值得社会关注、同情与反省。

真正的分歧应该是在政治理念上,也就是造成这种不幸的深层原因,以及避免这种不幸而不得不带来的另外的不幸之间的比较问题。从最直观的层面来说中国的问题大家应该不会有太大分歧,因此分歧大致可以转化为对美国几百年高速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不同政治理念和政治派别的个人认同或倾向问题。这个牵涉更多的理论,或许更重要的,需要换位体验。

我重申一点:绝非乌托邦化美国。只是我在一个有缺陷的社会里暂时看不到减缓这种缺陷的出路和可能,而在另一个有缺陷的社会里我在它的历史中始终能找到纠错的希望。

学坏容易学好难~~

jj1111'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说得很好!

西线 wrote:

其实大家没有根本分歧。至少下面两个基本共识是有的:

xinxin'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你这“基本和平五十年,总比赶上二次大战好”我在李先生那里也听过, 哈哈。也许人类就是贱,不打仗不行,Tom Brokaw 的The greatest generation写了很多二战的故事,美国人总说诺曼地,非常看重那个战役,但事实上二战真正能顶住德国人的还是苏俄,历史就是这样啊,悲剧中前行。没有不悲惨,只有更悲惨~~·

冷木 wrote:

二戰後世界基本和平了五十年﹐大概是史無前例的﹐有些循環恐怕也是難免的。美國情況其實一直令人沮喪﹐六七十年代到處示威遊行﹐八十年代經濟很糟。九十年代比較好但其實是虛火﹐種下了現在的問題。但歷史就這樣﹐想想上一代﹐趕兩次世界大戰﹐日子不也過﹖

[/quote]

学坏容易学好难~~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並非人類賤﹐而是人類社會根本上還是叢林社會﹐人在本質上還是叢林動物﹐關鍵的利益衝突還是要階段性的靠武器的批判來解決。我自認是理想主義者(不知道這算自我抬高還是貶低)﹐但理想主義者也需要面對現實﹐WISHFUL THINKING來虛幻事實是不行的。還有﹐似乎你和李先生很熟﹐有機會請告訴他有個無名小子對他的告別革命說很有意見﹐事實上起到了給後來犬儒主義盛行幫腔的效果﹐大概胡的和諧社會說受他啟發都有可能。他這種說一句頂幾句的人說話時要考慮起在社會上會起的真實作用。

xinxin wrote:

你这“基本和平五十年,总比赶上二次大战好”我在李先生那里也听过, 哈哈。也许人类就是贱,不打仗不行,Tom Brokaw 的The greatest generation写了很多二战的故事,美国人总说诺曼地,非常看重那个战役,但事实上二战真正能顶住德国人的还是苏俄,历史就是这样啊,悲剧中前行。没有不悲惨,只有更悲惨~~·

冷木 wrote:

二戰後世界基本和平了五十年﹐大概是史無前例的﹐有些循環恐怕也是難免的。美國情況其實一直令人沮喪﹐六七十年代到處示威遊行﹐八十年代經濟很糟。九十年代比較好但其實是虛火﹐種下了現在的問題。但歷史就這樣﹐想想上一代﹐趕兩次世界大戰﹐日子不也過﹖

[/quot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謝謝總結。還有一條就是社會是動態的﹐各種利益集團都在不停的角力﹐把天平往自己一邊壓﹐而且既得利益集團肯定得寸進尺的﹐如果偶有退讓﹐也會千方百計扳回來﹐比如造成這次金融危機的幾個法案的廢除就是大資本和共和黨推動了幾十年﹐終于在九十年代給去掉的﹐再比如最近最高法院裁決放開法人捐款﹐等於放棄了已經行使一百年的對資本影響選舉的一個法案。因此即便在民主社會﹐底層的不斷抗爭也是意義重大的﹐並非僅是你說的“內部折騰”﹐而是實實在在的維護民主制度。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而且美式民主的一個重大弊病就是組織越好的利益集團發言權越大﹐這就在實際上扭曲了一人一票的民主原則。自然各資本集團比普通人民要組織得好得多﹐也有資源。因此這場博弈不是勢均力敵的﹐多數進步是在重大危機之後靠強大民意(特別憤怒化了的民意)乘勢而達成的﹐比如大蕭條後對銀行的監管。這跟說明在民主社會”反叛“精神的重要性。但資本一方卻是不停的滴水穿石來反擊﹐一次不成兩次﹐因為人家有組織﹐有金錢﹐耗得起。

上面這個互動是西方社會的一個重要特質﹐需要留意。

西线 wrote:

其实大家没有根本分歧。至少下面两个基本共识是有的:

1、都有问题,不管这个问题是制度运作过程中产生的还是因为用制度造恶产生的。

2、这些问题都给各自社会里相应群体带来了个体人生体验上的痛苦,不管是什么原因在那个社会里,这种痛苦都值得社会关注、同情与反省。

真正的分歧应该是在政治理念上,也就是造成这种不幸的深层原因,以及避免这种不幸而不得不带来的另外的不幸之间的比较问题。从最直观的层面来说中国的问题大家应该不会有太大分歧,因此分歧大致可以转化为对美国几百年高速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不同政治理念和政治派别的个人认同或倾向问题。这个牵涉更多的理论,或许更重要的,需要换位体验。

我重申一点:绝非乌托邦化美国。只是我在一个有缺陷的社会里暂时看不到减缓这种缺陷的出路和可能,而在另一个有缺陷的社会里我在它的历史中始终能找到纠错的希望。

杨林'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基本同意这个帖子所说的。但把九十年代废除的一些立法,全推在共和党一边,有失公允。

九十年代的总统(字92年开始)是民主党的Clinton,虽然共和党两院的席位上占多数,但只要民主党的不合作,也无法通过法案。远的例子我就懒得去google,单Obama任命的一些内阁,偷税漏税者就一而再地出现,这几年被曝光的政府官员的贪腐,民主党的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最恶心的是Dodd,把利于AIG等发红利的条文塞进几百页的提案里,虽然现在在民主党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Dodd没有受到应有的处罚,……

冷木 wrote:

謝謝總結。還有一條就是社會是動態的﹐各種利益集團都在不停的角力﹐把天平往自己一邊壓﹐而且既得利益集團肯定得寸進尺的﹐如果偶有退讓﹐也會千方百計扳回來﹐比如造成這次金融危機的幾個法案的廢除就是大資本和共和黨推動了幾十年﹐終于在九十年代給去掉的﹐再比如最近最高法院裁決放開法人捐款﹐等於放棄了已經行使一百年的對資本影響選舉的一個法案。因此即便在民主社會﹐底層的不斷抗爭也是意義重大的﹐並非僅是你說的“內部折騰”﹐而是實實在在的維護民主制度。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而且美式民主的一個重大弊病就是組織越好的利益集團發言權越大﹐這就在實際上扭曲了一人一票的民主原則。自然各資本集團比普通人民要組織得好得多﹐也有資源。因此這場博弈不是勢均力敵的﹐多數進步是在重大危機之後靠強大民意(特別憤怒化了的民意)乘勢而達成的﹐比如大蕭條後對銀行的監管。這跟說明在民主社會”反叛“精神的重要性。但資本一方卻是不停的滴水穿石來反擊﹐一次不成兩次﹐因為人家有組織﹐有金錢﹐耗得起。

上面這個互動是西方社會的一個重要特質﹐需要留意。

 文明是有代价的。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我基本同意比了馬說的﹐就是兩黨基本都是華兒街黨﹐一個是花街黨右翼﹐一個是華街黨左翼。在我看來﹐克林頓已經是民主黨裡的共和黨﹐當然即便如此共和黨人還是覺得他太左了﹐可見在這些人看來多右才算中間。

杨林 wrote:

基本同意这个帖子所说的。但把九十年代废除的一些立法,全推在共和党一边,有失公允。

九十年代的总统(字92年开始)是民主党的Clinton,虽然共和党两院的席位上占多数,但只要民主党的不合作,也无法通过法案。远的例子我就懒得去google,单Obama任命的一些内阁,偷税漏税者就一而再地出现,这几年被曝光的政府官员的贪腐,民主党的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最恶心的是Dodd,把利于AIG等发红利的条文塞进几百页的提案里,虽然现在在民主党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Dodd没有受到应有的处罚,……

冷木 wrote:

謝謝總結。還有一條就是社會是動態的﹐各種利益集團都在不停的角力﹐把天平往自己一邊壓﹐而且既得利益集團肯定得寸進尺的﹐如果偶有退讓﹐也會千方百計扳回來﹐比如造成這次金融危機的幾個法案的廢除就是大資本和共和黨推動了幾十年﹐終于在九十年代給去掉的﹐再比如最近最高法院裁決放開法人捐款﹐等於放棄了已經行使一百年的對資本影響選舉的一個法案。因此即便在民主社會﹐底層的不斷抗爭也是意義重大的﹐並非僅是你說的“內部折騰”﹐而是實實在在的維護民主制度。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而且美式民主的一個重大弊病就是組織越好的利益集團發言權越大﹐這就在實際上扭曲了一人一票的民主原則。自然各資本集團比普通人民要組織得好得多﹐也有資源。因此這場博弈不是勢均力敵的﹐多數進步是在重大危機之後靠強大民意(特別憤怒化了的民意)乘勢而達成的﹐比如大蕭條後對銀行的監管。這跟說明在民主社會”反叛“精神的重要性。但資本一方卻是不停的滴水穿石來反擊﹐一次不成兩次﹐因為人家有組織﹐有金錢﹐耗得起。

上面這個互動是西方社會的一個重要特質﹐需要留意。

xinxin'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他的告别革命受到很多人的批评,不止你,但他非常固执,我和他一些观点相左,最主要的不同意是经济好了民主就来了,可是没法说服他。最近他认为审慎乐观了,我已经听出悲观了。你说的美国政治倒退也是真,特别是高法的最近那个法案。

冷木 wrote:

並非人類賤﹐而是人類社會根本上還是叢林社會﹐人在本質上還是叢林動物﹐關鍵的利益衝突還是要階段性的靠武器的批判來解決。我自認是理想主義者(不知道這算自我抬高還是貶低)﹐但理想主義者也需要面對現實﹐WISHFUL THINKING來虛幻事實是不行的。還有﹐似乎你和李先生很熟﹐有機會請告訴他有個無名小子對他的告別革命說很有意見﹐事實上起到了給後來犬儒主義盛行幫腔的效果﹐大概胡的和諧社會說受他啟發都有可能。他這種說一句頂幾句的人說話時要考慮起在社會上會起的真實作用。

xinxin wrote:

你这“基本和平五十年,总比赶上二次大战好”我在李先生那里也听过, 哈哈。也许人类就是贱,不打仗不行,Tom Brokaw 的The greatest generation写了很多二战的故事,美国人总说诺曼地,非常看重那个战役,但事实上二战真正能顶住德国人的还是苏俄,历史就是这样啊,悲剧中前行。没有不悲惨,只有更悲惨~~·

冷木 wrote:

二戰後世界基本和平了五十年﹐大概是史無前例的﹐有些循環恐怕也是難免的。美國情況其實一直令人沮喪﹐六七十年代到處示威遊行﹐八十年代經濟很糟。九十年代比較好但其實是虛火﹐種下了現在的問題。但歷史就這樣﹐想想上一代﹐趕兩次世界大戰﹐日子不也過﹖

[/quote]

学坏容易学好难~~

一下子'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转贴的这篇很长,还没有仔细看,从前面各位讨论到的,我有些想法。

第一,不要对得奖太计较。尽力而为,得奖不得奖,都是对那些死难的儿童的一个沉痛纪念。这纪念不因为得奖而加重,不因为没有得奖而减轻。如果对得奖看的太重,就暴露一些私心杂念,对死者是一种不恭敬。不少的艺术人,对在国际上得奖很在意,这个心情很能让人理解。但是真正为艺术的人,不在乎这个。只是埋了头做。

第二,对落榜原因的猜测,归结与好莱坞是左派当道,也是乱引申,反映了认识的浮躁。斯皮尔伯格在奥运期间与中共的不合作,其它主流人物,象汤姆汉克斯等等,在我看一点都不左。

应该胜固欣然,败亦可喜。做人,做艺术都要大气一点。做人小气的人,不真诚的人,很难做到作品大气,真诚。

一下一下又一下……

 

jj1111'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xinxin说得非常好!

其实美国这些西方国家的标杆作用在于允许有不同的声音,代表不同利益集团的声音出來交锋,各自维护各自的利益。富人阶层有钱但人少,其他利益集团的人数多,而美国的很多又是选票制,一人一票。当然还有其他的制度保证其公正性。这样各方利益可以兼顾。

一个健康的社会,就应该是这样由左,中,右的人群组成,各自发言。中国的问题是用国家权力,只让一种人发言,代表一个阶级,其他利益和阶级,只能等这个阶级来发慈悲,出现一个“好人”。而西方国家有些人士对专制国家的本质认识不清,因某些主张的相似性,误引为知己,才会出现这些人为专制国家和政权张目的情况。这种没有底线的认识和行为,让人不屑。

xinxin wrote:

在存在的意义上,任何痛苦,特别是制度造成的痛苦都值得关注,值得同情反省和修正,但是更深层含义上的反思犹如汉娜阿伦特指出的关于人命运中偶然和任意性,以及人如何或滥用了自己的自由等。美国知识层过去反对斯大林主义,但对更一般意义的极权却批评不够,而一切极权都是因共同生活存在遭受破坏才有机会施孽于人间,而极权可怕在于将破坏的共同生活变为一种“正常”的生活状态。中国的情况不说,美国这样的目前作为世界自由民主坐标的国家会不会因为资本带来的弊病造成人焦虑孤独而走上相对大政府的道路?如何在民主互动中使各方利益趋于最大化的平衡?消除现在的各类弊病?

jj1111's picture

Re: (ZT)夏明:《劫后天府泪纵横》为何未获奥斯卡

一下子 wrote:

转贴的这篇很长,还没有仔细看,从前面各位讨论到的,我有些想法。

这篇的意义不是得不得奖,而是里面揭露出來的东西让人觉得有意思,还有就是对调查震灾的国家权力的阻栏,可怕!